一杯跨越九千公里的醇香——探寻法国拉菲与烟台的不解之缘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24-06-09 16:56:05    文字:【】【】【

  今年是中法建交60周年,60年来中法两国友谊如同一杯葡萄酒历久弥香。坐落于烟台市蓬莱区丘山山谷的瓏岱酒庄,是拉菲罗斯柴尔德男爵酒业公司在全球的八大酒庄之一,经过十六年的发展,酒庄已与烟台产区水乳交融、和谐共生,成为中法两国友谊的浪漫见证。

  春夏之交,葡园新绿如波,记者来到瓏岱酒庄,用心品味一杯葡萄酒里的风土与人情,探寻拉菲与烟台的不解之缘。

  黄传国直起身子,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任凭春日里暖洋洋的风拂过他黝黑的脸庞。

  举目四望,黛山碧湖,漫山遍野的葡萄梯田,已经泛起了一行行的新绿。眼下,正是给葡萄树抹芽的时节,抹除弱芽、侧芽、副芽,保留有花序的主芽,进行重点培养。

  “不敢想象,十几年前还是成片的山塂薄地,种啥啥不长,现在成了聚宝盆、城里人羡慕的打卡地!”

  老黄是大辛店镇木兰沟村村民。跟土地打了半辈子交道,他怎么也想不到,围绕着小小的木兰沟竟然落地了法国拉菲瓏岱、香港逃牛岭、英国苏各兰、弘辰百诺、安诺、仙岛以及加拿大盛萄菲等7大国内外高端葡萄酒庄。

  2008年,拉菲罗斯柴尔德男爵酒业公司在中国多个产区开展调研,最终决定在丘山山谷建设一座酒庄,选址就在木兰沟村以南的山坡。从2011年种下第一株葡萄藤,到2019年发布第一个年份葡萄酒,如今,瓏岱酒庄在丘山山谷深耕已有十六载。

  蓬莱地处北纬37.5,这个区域非常适合酿酒葡萄的生长,世界上好的葡萄酒尤其是顶级海岸葡萄酒的产地都处在这个纬度附近。在我国的海岸中,在北纬37左右,靠的是内海,又是温差不大、空气湿度适中的海岸,只有蓬莱这个区域。

  此外,蓬莱的土壤构成多样化,尤其是以丘山山谷为代表丘陵地区,土壤中性偏酸,以棕壤土最多,土壤质地较粗、砾石含量高,但土质较轻、透气性好,矿物质含量丰富,极有利于发展葡萄种植。

  从拉菲古堡所在的波尔多市波亚克产区,到瓏岱酒庄所在的丘山山谷,相距九千公里。地处亚欧大陆的两端,两者不同的风土,各自孕育出了独具当地特色的葡萄美酒。

  “没有了不起的土地,就没有了不起的葡萄酒。2008年我们首次踏上蓬莱这块土地,因为我们得知这里是中国能制造出高端酒的地方。”2019年7月3日,在瓏岱酒庄开庄仪式上,罗斯柴尔德男爵饱含深情地致辞。

  瓏岱酒庄的葡萄园分布在547个独立的小地块——这是瓏岱酒庄保护地貌和土壤结构的有效形式,更是其尊重风土、表达风土的极致追求。

  选址初期,技术团队花了两年时间先后开挖了400多个地质学探槽,来分析、寻找不同风土适合种植的葡萄品种,像马瑟兰会种植在粘土,赤霞珠会种植在砂砾土中。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风土产一方酒。葡萄酒是自然风土的灵性产物,风土也会传递出葡萄酒最显著的信息。”瓏岱酒庄总经理查理告诉记者,瓏岱酒庄的目标,就是打造出一款孕育于自然的精品佳酿,一款高质量的中国葡萄酒,一款忠实反映当地风土与人文理念的杰出葡萄酒。

  拉菲从来没准备在中国酿造一款法国葡萄酒,而是要酿造一款中国葡萄酒。而要酿造一款中国葡萄酒,仅仅分析土壤的成分显然是不够的。

  站在瓏岱酒庄北侧的环山路向南望,几乎看不见酒庄建筑的身影。而换一个角度,从酒庄南部的谷地向北望,酒庄的身影才隐现于山坡之上,中式建筑与自然融为一体。

  “藉由大自然的朴质馈赠,缔造矜贵珍品。这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的酿酒理念。”在酒庄商务推广总监魏德琦的引领下,记者参观了酒庄,时时惊叹于设计的精妙。

  这座极具中国风的酒庄的设计者建筑师高岩松(Pierre-Yves Graffe)是地道的法国人,在中国生活了10多年,对中国传统文化与建筑颇有造诣,一砖一瓦,四角飞檐,无不展现出中式美学与智慧。

  走进瓏岱酒庄,这座融合古典与现代中式风格的庭院尽显大气优雅。房顶是酷似中式传统的“重檐歇山顶”,步入酒庄大殿,榫卯结构的木柱支撑起房梁,从开阔的落地窗向外远眺,不同角度的梯田式葡萄园映入眼帘。

  来到酒窖更是别有洞天,陈列橡木桶的储藏室呈一个圆形的空间,8根红木廊柱充满中国韵味,廊柱的设计灵感来源于道教的八卦,也与蓬莱的八仙文化相呼应。

  天选团队

  “在开庄之前,很多人猜测,我们的名称应该还叫拉菲酒庄,或者拉菲蓬莱酒庄等。直接借助‘拉菲’这个名称,可以省去很多推广时间。”查理告诉记者,经过反复打磨,酒庄最终定名“瓏岱”:

  从“瓏岱”这个名字就能看出,对山东齐鲁大地的崇敬。“瓏”代表琢石成玉,精心雕琢一件珍宝这个动作;“岱”就是五岳之首,坐落于我们山东的泰山。瓏岱的意思就是,拉菲罗斯柴尔德男爵酒业期望在山东,精心雕琢出一款完整反映当地风土特色的中国大酒。

  瓏岱酒庄的第二款酒叫做“琥岳”,琥珀的琥,山岳的岳。龙和虎互相呼应,岱和岳也是。而且岳这个字还是“丘”和“山”组合而成,也解释了产区“丘山山谷”,酒来自哪里,看名字就知道,一目了然。

  查理表示,千百年来,齐鲁大地是中华传统文化的发源地,从这里走出来的文人志士数不胜数。扎根在此,瓏岱酒庄骨子里都流淌着大气典雅的中国风,将“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的高大巍峨展现得淋漓尽致。

  正如罗斯柴尔德男爵夫人所说:“我们从来没准备在中国酿造一款法国葡萄酒,而是要酿造一款中国葡萄酒。”哪怕波尔多混酿已经在法国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在瓏岱依然能释放独特魅力。

  可以说,正是因为对中国文化、齐鲁文化、烟台本土文化的推崇与深入把握,才酿出了具有中国品格的优质葡萄酒。

  朱丽叶每每看见自己脚踝处的刺青——用赵孟頫字体书写的“没问题”,眼前就会浮现出黄传国那张笑脸。

  2017年,朱丽叶满怀着期待,从法国总部来到瓏岱酒庄任技术总监,负责葡萄酒管理和酿酒等方面工作。2020年离开蓬莱,回到波尔多的乐王吉古堡。整整三年的时间,朱丽叶与胶东山沟里的几十名果农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做葡萄园管理的时候,朱丽叶直接与果农打交道,对于一些技术上的要求,双方一开始主要靠比划。好在都是关于葡萄种植的,修剪、抹芽、施肥、采摘……这些词语都可以通过“比划”实现几乎零损耗的信息传播。

  三年时间,她可以叫出所有果农的名字。令她印象最深的,还是黄传国的口头语——没问题。

  “没——问题!”魏德琦竖起食指,在空中左右挥舞,再配合头部的晃动,和“一切困难何足挂齿”的表情。无论是查理还是魏德琦,大家都对黄传国的“没问题”印象深刻,并且可以惟妙惟肖地准确复刻。

  “我想做个刺青,留个纪念。”临走时,朱丽叶对魏德琦说,她想纹一个“没问题”。看着从未纹过身的朱丽叶这么认真,魏德琦还热心地帮她找了赵孟頫的字体。

  “烟台人比较豪爽,没有距离感,人很朴实。”查理在香港、北京、上海等城市生活多年,来到蓬莱这座小城,没有给他带来落差,反而有一种归属感。这背后,还有一段不为人知的奇妙缘分:

  查理的妻子是北京人,岳父岳母也都出生在北京。当年,查理接到要到蓬莱工作的调令后,才得知,原来岳父的父亲竟然是蓬莱人,而且就是大辛店镇大辛店二村人!仿佛冥冥之中有什么指引,让查理来到了这片葡萄园。后来,查理把岳父母接过来住了一段时间,他们才第一次踏上这片被称为“祖籍”的土地。

  自此,查理仗着自己是蓬莱女婿,更加不把自己当外人。中午头,他会开车五分钟到大辛店镇上请大家喝拉面,还必须配大蒜。

  黄传国这些果农,也没把他们当外人。不忙的时候,老黄会在家里摆上一桌,邀请查理、魏德琦他们到家里做客。

  “他们会做一大桌子胶东饭菜,各种海鲜、鸡鸭鱼肉。农村桌子比较小,就在盘子上面摞盘子,宁可吃不了,也不能让客人吃不饱。饭吃完了,菜还没怎么变样。”魏德琦从中国台湾到法国,吃过各种美味,她对比人脸还要大的胶东大饽饽情有独钟,“这是我吃过的最好的面食。”

  人与人相处,不可能没有矛盾,何况是两种文化的碰撞。查理总结,蓬莱人比较爱面子,有时候还有一点点拗,但拗得很可爱。双方靠着真诚,让法式浪漫与胶东田园完美融合。

  靠着人情的催化,瓏岱的葡萄酒才完成了最后的发酵,具有了不一样的独特风味。

  从瓏岱酒庄展厅去往地下酒窖的阶梯式长廊,一张张大幅的摄影作品,令人印象深刻:

  十几名果农在葡萄园里采摘,人人脸上洋溢着笑容;几名植树间隙休息的村民,形态各异地躺、坐在土坡上,仿佛一座群像的雕像;两名果农驾着拖拉机,拉着满车的葡萄,意气风发地行进在山间公路;

  魏德琦告诉记者,这些作品是从2019年到2022年的,“2023年的照片已经选好了,准备最近把2019年的换下来,这样永远有四年的照片在循环。”

  其中一张照片是拍摄于2022年的丰收节:查理和十来名酒庄的工作人员,在跳一种“毛毛虫舞”。大家依次抓住前边人的肩膀或者衣服,像一条毛毛虫一样,载歌载舞,欢呼雀跃。

  在法国波尔多,酒庄每年采收结束后,都会邀请酒庄工人聚餐庆祝,这就是著名的“丰收节”。而瓏岱酒庄的“丰收节”则更具胶东的豪迈——空地上支起大锅,生火煮水、杀鸡宰羊,用酒庄农场自己种养的食材,做成地道的胶东家常菜……

  作为世界顶级酒庄,瓏岱不刻意追求“洋气”和“高大上”,而是主动对接当地的“土气”,融入当地的“烟火气”,入乡随俗、和谐共生。

  在拉菲古堡,每年都会邀请摄影师进行拍摄,将作品集结成贺卡。这一传统,在瓏岱酒庄也得到了很好的传承。2023年底,摄影师刘禹扬到酒庄拍摄时,恰逢多年不遇的大雪。他拍下了果农扫雪的画面,拍下了狗子在雪原撒欢的画面,还来到果农家里,拍下他们平房里的温暖……魏德琦精心从上千张照片中选了100张,发到法国总部。

  “无论是罗斯柴尔德男爵和男爵夫人,还是他们的女儿、拉菲罗斯柴尔德男爵酒业现任主席——萨斯基亚罗斯柴尔德,都非常重视瓏岱酒庄。”魏德琦告诉记者,贺卡上的照片都是萨斯基亚亲自挑选的,贺词也是其亲自题写的。“我们员工餐厅的碗筷,都是男爵夫人亲自挑选的。”

  “祝您龙年行大运,新的一年充满美好事物、热情以及内在的力量,如同瓏岱酒庄一样。”萨斯基亚在贺词上说。

  只要有时间,罗斯柴尔德男爵一家总喜欢到酒庄住上一段时间。他们并不喜欢像神秘古堡的主人一样,深居简出,而是喜欢跟酒庄的工作人员打成一片。有一年丰收节,在办公室旁边的空地摆起了长桌宴,大家又唱又跳,欢笑声荡漾整个山谷。萨斯基亚指着桌子对魏德琦大喊:我要跳上去!现场声音太热闹,魏德琦没听清,就抱着萨斯基亚转了几大圈。

  世界知名葡萄酒酒庄落户“山沟沟”,并没有水土不服,而是从建筑、产品到文化和品牌都主动融入当地。面对世界葡萄酒文化,烟台产区自信、包容、创新,实现了深度融合、创新发展。

  临近“五一”假期,瓏岱酒庄的参观预约又热了起来。“每天安排了好几拨,大家的热情太高涨了。”魏德琦告诉记者,瓏岱奉行“开门办酒庄”的理念,游客通过酒庄的微信公众号就可以轻松预约参观。

  作为拉菲在亚洲唯一的酒庄,瓏岱成为葡萄酒爱好者心中的打卡“圣地”。2023年,有近万人到瓏岱参观。

  瓏岱酒庄落户丘山山谷,给世界名酒贴上了“蓬莱造”的标签,也激活了蓬莱甚至烟台葡萄酒产业发展的“一池春水”。逃牛岭、安诺、仙岛、盛萄菲等高端精品葡萄酒庄纷纷扎堆集聚丘山山谷。丘山论酒大会、丘山山谷葡萄酒学院、丘山山谷葡萄酒庄超级马拉松……小小的山谷成为烟台产区“葡萄酒+”多业态融合发展的示范典型。

  一句“拉菲的选择”,是对烟台风土、气候、营商环境最有力的肯定,也成为烟台葡萄酒产业链开展对外推介、招引最好的名片。

  去年12月11日—20日,烟台市政协主席、葡萄酒产业链链长于永信带领工作团队奔赴欧洲开展产业推介、友城合作和国际交流。9天3国8城市,涉及21个主产区和消费市场,密集开展各项公务活动32场次,在欧洲掀起中国葡萄酒产区的“紫色旋风”。

  一行人考察了法国伯纳德集团、拉菲古堡、蜜合花酒庄、拉颂酒庄、爱欧公爵等国际知名酒庄酒企。听说有来自瓏岱酒庄家乡的朋友来考察,拉菲集团老董事长罗斯柴尔德男爵,特意从巴黎前来波尔多与考察团交流。

  罗斯柴尔德男爵回忆了瓏岱酒庄落户烟台的历程,他介绍产自烟台的瓏岱、琥岳等酒款,品质不逊色于拉菲其他的葡萄酒,并自豪地表示“把瓏岱酒庄选址在烟台,至今我没有过一秒钟的后悔,我相信瓏岱在烟台一定能酿出媲美拉菲的美酒。”

  以风土为根,以文化为魂,以人情为纽带,瓏岱酒庄完美演绎了不同文化和谐共生、美美与共的鲜活范本,成为中法两国友谊的生动见证。天选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5-2025 杭州焦点娱乐葡萄酒贸易中心
百度地图 谷歌地图